《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正文 第2783章 不言而明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骄阳初生,海天边划出一道绚丽娇艳的勾勒,仿佛天海之间,燃起了一道满是火焰的鸿沟。

  火焰灼天,将如墨的天色点燃,起初缓慢而又艰难,可当似火的骄阳完全蹦出海天一线的刹那,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希望的光芒。

  “唔啊”如小蜜蜂般喜好早起的丽姿,打了个可爱的呵气,揉了揉惺忪睡眼,待眸光清澈之时,陡然一怔,但随即又恢复淡定。

  她小心翼翼爬下床,来到沙发边,走到我对面,偷偷打量我,片刻后,小声问道:“你昨晚......没睡吗?”

  “不,我睡得很好”我微笑回应道。

  “可你的眼圈......黑了。”

  “这是岁月的积淀,与睡眠无关。”

  我继续微笑,只是在不经意间,抬手挡住了浓浓的黑眼圈。

  面对如此可爱纯真的小萝莉,我又能说什么呢?

  说就是因为你,我昨晚近乎一夜失眠?

  别逗了,我不可能这么说,毕竟我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也是一个爱老婆的男人,怎么忍心责怪丽姿呢?

  顶多一会儿拿洛基出出气。

  ......算了,拿洛基出气,莉莉会心疼,还是拿怪蛇出气吧,谁叫它们数量多,脾气臭,实力还不咋地呢。

  吃过早餐,我们再次朝海边进发,一路上,无数怪蛇成了我刀下亡魂,看着我暴躁的行为,尤拉撇撇嘴:“如此粗暴对待这些无辜的生物......小毅你是不是怀念杀怪的生活了?”

  “没有”我一边砍蛇,一边道:“我只是觉得它们胆大包天,而且没有眼力价,明知道自己实力不济,还一个劲儿往刀口上撞。”

  “那叫悍勇无畏好不好”尤拉反驳道:“我倒是很欣赏它们的勇气。”

  “敢而不死才叫勇气,它们,哼哼,顶多叫莽。”

  一旁,莉蕾亚轻笑反驳道。

  尤拉义正言辞的怒视莉蕾亚,愤然道:“身为冒险家,置身险境是平常事,怎可能次次都能保证化险为夷,明知不敌而退避,或许是聪明,但自己的小命保住了,身后的同胞又当如何?谁来保证他们的生命?”

  “但悍不畏死的发起冲锋,就能保证后面的同伴不死了吗?”莉蕾亚不屑道:“瞅瞅它们吧,一个比一个勇敢,却也一个比一个死得惨,到头来,身后的同伴,不也照样保不住?要我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既然挡不住,不如退避三舍,积蓄力量,再谋发展。”

  “哼,懦夫之见”尤拉一脸严肃道:“若是人人都像你这般想法,那又有谁敢直面灾厄?谁来对抗强敌?不如都缩脖子躲家里,等着被一刀一个宰了吧!”

  莉蕾亚眨眨星眸,嘻嘻一笑:“又不是躲起来什么也不做,可以暗下陷阱,准备冷箭,等强敌进门,直接暗箭阴死。”

  “要是阴不死的话,又当如何?”尤拉反问道。

  “阴不死......哼哼,那就继续逃之夭夭,再藏,再阴,直到阴死为止。”

  ......

  之后,尤拉继续义正言辞的斥责,莉蕾亚则各种拐七拐八的反驳。

  听两女一个斥,一个驳,我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不多时,便收刀入鞘,再懒得理会那些呲牙咧嘴吐舌头的怪蛇了。

  说起来,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莉蕾亚和尤拉竟然势同水火起来,当然,也仅限于思想方面,这可能与两人的思想观念不同有关。

  尤拉属于那种极正派的思想,当然,这里的正派,并不是圣母的那种正派,而是有些矫枉过正,在她的观念里,冒险家在面对危险之时,就应当表现出悍不畏死的精神,哪怕最后身死,也死得壮烈。

  而莉蕾亚则不然,她一直认为冒险家应当识时务,懂变通,既然打不过,应当立即战略性撤退,直白来说,就是逃跑。

  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人还在,总有一天还能再打回去,实在不行,就多打几次。

  除了针对强敌以外,尤拉和莉蕾亚在其他诸多方面也有着近乎完全相悖的观念。

  譬如说对事待人方面。

  尤拉认为正义就是正义,不正义就是不正义,一旦直到对方包藏祸心,那就直接断绝往来,倘若对方敢阴自己,那就要给对方予以反击,而且反击一定要猛烈,最好直接把对方团灭,以绝后患。

  莉蕾亚则不然,她觉得,哪怕对方包藏祸心,只要自己一方还能把持得住形势,就可以继续合作,等到事态有些超出范畴,再考虑下圈死对方,这样一来,该能利用的光和热,都利用的妥妥当当,剩下的那些不受掌控的因素,弃之不可惜。

  至于永绝后患这种想法,莉蕾亚并不认同,她认为,哪怕一张卫生纸,一条破抹布,都有自己的作用,只要使用妥当,绝对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结果。

  因而,莉蕾亚从来都不把包藏祸心之人赶尽杀绝,而是像玩弄老鼠的猫咪一样,不断戏弄他们,直到彻底没了价值,再酌情考虑处理掉。

  在以前,在处理这些没有利用价值的家伙时,莉蕾亚也会最后再从他们身上榨取哪怕一星半点的火星留给刺杀小队当练手对象。

  不过当雷恩老板接手刺杀小队以后,她就彻底放权了,而这些没有了利用价值的家伙,也就统统交给雷恩老板处置。

  说起来,她对于这些没用的家伙的处置手段还算温柔,是让那些没沾过血腥人命的新手刺客,拿他们练手,说是练手,其实也就是教他们如何一击毙命,并不会受到多少摧残。

  但雷恩老板不同,这家伙把除自己人以外的其他人,都当做牲口一样看待,至于那些被送到手底下,用来调教手下的没用之人,则被视为待宰的牲口还是在医学院,实验台上,等待被宰的牲口。

  我是不知道雷恩老板具体如何对待他们,但我却听说过一件事儿,那就是有几个没被雷恩老板弄死的待宰牲口,全都被刺激的精神失常,而能把这些刀口舔血之人刺激到精神失常的手段,得有多可怕,不言而明。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