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阴阳主(二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星子们除了亮度,大小体积并未变化,夜溪找到四兄弟身边。

  哈,还在睡。

  但他们的位置发生了变化,不知何时竟与那两株长成一株的小茶树飘荡在一起。

  一边绿一边黑的小茶树黑的一边不知何时往旁边伸出一根比主体还粗的新枝条来,那新枝条头上又分了杈,四条细杈杈分别连接到四兄弟的后心处。

  夜溪吓一跳,蹑手蹑脚过去,轻轻按上夜丹的前心口,精神力缓慢探入,来到其后心与树枝相接的地方,良久。

  “这是传说中的嫁接吗?”

  有能量从茶树传入夜丹体内,同时,夜丹体内也有能量传到茶树枝里。

  收回手再试其他三人,皆是同样的情形。

  “我去,牡丹长上树了!”

  夜溪低低怪叫一声,现场呼唤竹子。

  “竹子,竹子,我的十八姬四兄弟被茶树寄生了,啊不,我的十八姬长茶树上去了,这这这,这怎么回事啊?”

  没人理她。

  夜溪离开远些,背过身,叉腰,吼:“到底怎么回事!”

  她实在担心得很,因为夜丹四兄弟脸上不时闪过痛苦的表情。

  竹子不给她个解释,她就把茶树毁了,管它能催生什么玩意儿,能有四兄弟的命重要?

  “你怎么那么没耐性。”声音响起,竹子就出现在身侧。

  扒拉着茶树苗子看了看,又看了看四兄弟。

  “长得挺好。”

  夜溪嘿一声,气道:“茶和牡丹长一块,以后我是能喝着牡丹味儿的茶了还是能品着茶色的牡丹了?”

  竹子看她一眼:“做我的徒弟,你格调忒低。”

  嘿呀,不损她就没活着的动力?

  “知道这是什么大好事,不然你早毁了这树去,我只是担心四兄弟安危。”

  竹子又看她一眼,颇有深意道:“他们认你为主,总要为你做事的。”

  夜溪无奈又无力:“敢不敢把话说明白些?”

  竹子又又看她一眼。

  那一眼在说:泡过了紫海,你怎的还不长慧根?

  夜溪炸毛:“还白我!”

  竹子:“你的耐性越发不好了。”

  夜溪长喘一口气,嘟囔:“好像的确是,在若渴星渊时就发现了,我忍受不了虚空中那种绝对的安静。”

  竹子道:“等我回来,带你去历练,杀杀性子。”

  夜溪赞同这一安排:“你还不回来啊?”

  不是搞死仨神帝了吗?还要算计谁?

  “到时候自会来找你。”

  夜溪撇嘴。

  竹子指着那茶树:“不是说这个给你创世的时候用吗。”

  夜溪点头。

  “还有那块源心石。你的运气不错,接连遇上可创世的东西。”

  被这么一夸,夜溪沾沾自喜:“我还有界心石呢。”

  竹子无语:“那就是界心身上掉下来的赘肉,看把你稀罕的。”

  赘肉...

  “创世创世,一个秩序完整的世界,需要什么?”

  夜溪想了想:“光和暗?”

  竹子笑了笑:“这样说也没错,光和暗,生和死”

  “轮回!”夜溪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叫了出来。

  “所以,他,他他他他们”夜溪说不出话来,太不能相信。

  这才哪儿到哪儿?怎么就到了那儿?

  灵光一闪,夜溪看向另一半边绿仍直通通一根枝条的小茶树,底部的根已经长成毛线球一团,虽然细,但生机勃勃。

  “这树的原因?”

  竹子也看向那树,微微眯着眼睛。

  夜溪笑道:“我还得感谢凤老爷子,不是他,我得不了这宝贝。”

  “宝贝?”竹子冷笑一声。

  夜溪头皮一麻:“难道是祸根?茶爷算计了我?糟糕,四兄弟不会危险了吧?”

  竹子又是冷笑一声:“让你乱伸手。”

  “...你完全可以提醒我啊,啊,上次,你怎不把它撅了?”

  “的确是个宝贝。”

  “...”

  和死竹子说话,心好累。

  竹子漫声:“他哪是算计你,他是算计我。”

  夜溪眉头一皱,眼底涌起杀意。

  自己被算计也便罢了,通过她算计竹子?

  不能忍。

  心底做了一个愉快的决定。

  竹子侧头看她,一笑:“不过,这东西于你的确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且你看”

  竹子指向四兄弟:“意外之喜。”

  “你以后的小世界,阴司雏形已现。”

  尽管有了猜测,夜溪仍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也太快了。

  等等

  “茶爷什么都知道,他该不会已经知道我这里哎呀,这树枝是他的手眼。”

  竹子无语,现在才想这个,心大没边儿了。

  “我的手段会比他低?他才看不透你。”

  “真的?”

  “真的。”

  “呼可吓死我了。那,四兄弟无碍?”

  “无碍。”

  夜溪仍是担忧:“那你茶爷要算计你什么?”

  竹子眯着眼睛笑,眼里泛着冷光:“见不得我逍遥。你越早创了小世界,需越早上战场,你有危险,我能坐视不理?”

  竟是如此!

  夜溪心底大骂,把那个愉快的决定重重点上感叹号。

  “没关系的。”竹子嘴角弯得有些古怪:“他算计我,我利用他。早晚你都要创世,早些晚些没区别,你不同于别人,你运气很好的,不会死在战场上的。”

  夜溪:“...我从不把自己的命交待给运气。”

  竹子诧异状:“是吗?你不是没少赌命吗?”

  “那是无路可走了。”

  “嗯,战场上也无路可走,不是你想回头就能回头的。”

  “...”

  自己是来了一个多么危险的世界吗?

  “竹子,你回来吧,不,你别走了,这就带我去历练吧,战场就在虚空的尽头,也是虚空啊,我会被虚空逼疯的。”

  咱的实力没问题,咱的心理有问题啊。

  竹子安抚她:“很快,很快,我这不是随时能出现?淡定。”

  夜溪呼一口,自己什么时候能改变他的决定了?

  算了,随他吧。

  “那四兄弟这样我就不用管了?”

  “不用。”

  “可”夜溪看完左边看右边,看完右边看左边:“这树不对称的厉害啊,我都怕绿的这边儿被黑的这边儿吃喽。”

  “嗯,没问题。这个我已经为你想好了,或者说,有人早为你想好了。”

  嗯?

  “那朵莲,他早决意将那尾鱼留给你,十八姬主阴,大鱼主阳。”

  哈?

  “那大鱼是莲藕生出来的,算得半个混沌先天,现在还用不了,等十八姬与茶树生长得再壮大再结实些,才能勉强平衡住。”

  “幸好大鱼已与你十分亲近,不然它内心不愿意,将你这方小宇宙都能毁去。”

  这么厉害?

  夜溪瞠目。

  那当初这两只还被一个荒凉的界给困住了呢。

  竹子悠悠:“那是他们的劫。”

  混沌先天就没劫了?混沌生的先天多了去,怎么越来越少的?

  夜溪想象了一下树上长鱼的奇妙景象,打了个哆嗦,想象不出。

  关键,她也舍不得大鱼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