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章 平埔歼击战(三)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完全没有任何披甲保护的平埔人在皇军密集弹丸的齐射下,唯有惨叫和哀号,即便他们做好了牺牲准备,那些手中拿着竹矛和竹箭的平埔人也根本无法将手中的武器投掷到对方阵列中。

  尼卡和罗达奥听到了海锣声,那是族长阿加农让他们赶紧撤。事实上,哪怕阿加农没有让人吹响海锣,尼卡和罗达奥也不可能再不惧死亡的向着汉人的军队冲锋。

  对方是真正的明朝官兵,而非那些不敢招惹他们的汉人移民!

  罗达奥率先后撤,并且呼喊着让尼卡他们快走,因为汉人的军队已经冲上来了。

  “刺刀!”

  熊本小次郎的指挥刀向着前方竖去,第一中队180名官兵立即将一柄末端为圆形空洞、顶端为尖刀式样的匕首套在了火铳上。

  这种形式匕首但更长的武器名为刺刀,是由魏公公亲自命名。虽然在实战中刺刀极易折断和脱套,很多往往成为“一次性”装备,但刺刀的捅穿杀伤力极大,已经成为皇军的固定装备。

  江南制造总局正在研制可以焊接在铳口,并能折叠、且不易折断,呈棱型,有三面樋的刺刀,听说这种刺刀是仿制古时兵器三隅矛,威力更大,敌人一旦被捅中就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可惜因为技术受限,棱形刺刀的研制尚未取得突破,因而目前军中装备的还是这种“一次性”刺刀。

  “为了皇明,前进!”

  “风林火山”的旗帜一跃向前,180名具有猪头精神的皇军官兵以大无畏、决绝的姿态向着平埔人冲杀而去。

  已然被对方铁枪打的发懵的平埔人一下被皇军的气势压倒,惊恐在一瞬间爆发,所有人掉头就跑,尼卡这个族中的勇士也在跑,并且跑在最前面。

  很快,战场就成了一边倒。前面是仓皇逃命的平埔人,后面是勇猛直前的皇军官兵。

  和去诱敌的尼卡他们相比,阿加农这边还要镇定一些,虽然汉人军队的战斗力超出了他的想象,尼卡他们损失惨重,但是他的目的也达到了汉人的军队正在被诱往猎场。

  在那里,密林将是这些外来人的葬身之地!

  只是,有一点让阿加农十分担心,东南方向正在往猎场转移的女人和孩子们遇上了麻烦,一支汉人的军队正在穿过寨子向她们追击。

  组织转移的族人试图将这支汉人的军队挡住,可是在付出了数十人的伤亡后,他们不得不放弃抵挡,将希望寄托于女人孩子们能跑的快一些。

  “给熊本中队长记三等功一次!”

  自家官兵勇猛向前,战场瞬间取胜,生番野人狼狈而逃,千里镜中的这一幕让九太爷十分的高兴,并且迫不及待的召来传令兵,口述了他给侄重孙的捷报“乙卯日,东风,雨。”

  “东风,雨”是大本营对于报捷的制度,凡各部上报“东风,雨”,即大捷。

  “传令,第一联队并旅团卫队全部投入战斗,嗯,”九太爷抬头看了看太阳,“天黑之前结束战斗!”

  说完,九太爷将大烟袋扔给侄儿魏大元,“走,去瞧瞧平埔人的老窝有啥宝贝,瞧中什么好的只管拿,六大爷赏你的!”

  “谢六大爷!”

  魏大元乐得嘴都合不拢,到底是自家大爷,没说的!

  ........

  步兵第一大队的追击成果巨大,冲杀在前的第一中队表现让大队长徐兴十分满意,已如丧家之犬的野人在第一中队的猪头攻击下纷纷毙命。沿途不时能看到被刺刀捅穿的野人或躺或趴,任由鲜血从身体涌出。

  第一大队补充的一百多新兵们表现也可圈可点,虽然他们战前只经过短暂训练,并没有实战经验,更谈不上战场杀敌,但在老兵的带领和感染下,新兵们同样显得勇敢。有一个名叫陶大义的昆山兵更是击毙了两名野人,在此之前,这家伙可是连鸡都没杀过。

  总体上,新兵显得次了一点,但这个次不是战斗本领也就是训练的次,而是杀戮之次,他们的身上明显没有老兵们那种斩尽杀绝的凌厉。

  但,徐兴已经相当满意了,这当兵的哪个是天生就会杀人的呢。

  旅团长的命令很快就送达过来,徐兴不觉得旅团长太过乐观,他也认为天黑之前一定能结束战斗,因为野人们实在是不堪一战。

  战前那些治安队员们把平埔野人说的怎么怎么凶狠,现在看来,用魏公公的话讲,都是一群纸老虎嘛。从前平埔人凶狠,不过是因为他们的敌人太弱!

  前方东南方向,有十几个逃跑的平埔番被第一中队围住了,皇军有优待俘虏的传统,所以领队的小队长试图劝降这些野人,然而这些野人竟然不愿投降,反而将手中的竹矛掷向皇军。

  小队长大怒,立时命令铳击。铳声过后,小队长持刀冲上去,一刀砍断了一名尚站着的平埔人脖子,然后震天价的一声虎吼,将那平埔人垂下来的脑袋整个砍飞出去。

  同样的场景在方圆数里的战场上演着,除少数平埔人长得跟飞毛腿似的逃进了东南方向的林中,其余平埔人基本被歼灭。

  徐兴为了扩大战果并迅速结束战斗,命令所部三个中队不要管零散敌人,集中追击逃向林中平埔人,务必将这些胆敢不遵皇军之威的野人全部消灭之。

  但是,熊本中队长似乎有些迟疑,他对徐兴道:“阁下,野人似乎是故意想把咱们诱进林中!”

  “嗯?”

  徐兴闻言眉头一皱,举目仔细打量眼前这一片密林,远远看去,一眼看不到边,林中长满参天大树,依稀可以看到有平埔人在林中出没。

  兵法有云,逢林莫入!

  徐兴也犹豫了,为稳妥起见他迅速派人将这一情况通报给旅团部。

  “野人能有什么谋略,就算他们真在这林中埋伏了陷井,难道还能打败我英勇的皇军嘛!”

  九太爷深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野人闹不出妖蛾子,他老人家一心想要扩大战果,斩个千余级出来,要不然给侄重孙报的“东风,雨”未免有些名不符实,有谎报军情之嫌。

  参谋长陆建荣建议先派一个中队入林探查,如果发现不对就及时撤出,再行商议。

  “难道咱们第一旅团还比不上海军那些马鹿吗!”

  九太爷很不高兴,这可是他老人家直接指挥的第一次作战,可不能半途而废,不然传到郭七癞子耳中,说是第一旅团叫个树林子给唬住了,他老太爷一世英名往哪里摆。

  这时,一个情况更加坚定了九太爷的信心。联队长马文庆来报,他率部擒住了数百名平埔野人的女人孩子,其余的吓的都跑了林子里。

  “他们连女人孩子都管不住了,连房子财产都不要了,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是被我第一旅团完全击败!诸位,第一旅团的光荣是不容玷污的!”

  九太爷一声令下,旅团官兵迅速集结进山。

  然而,事实很快证明九太爷错了,野人是被打的仓皇而逃,可那片密林中也真的有埋伏。

  步兵第一中队作为旅团先锋,最先遭到埋伏在林中的野人打击。那些野人和刚才在平原上的表现截然不同,一个个或是藏身在人高的草丛中,或是爬上树,出其不意以竹矛和竹箭偷袭皇军官兵。并且,偷袭之后,这些野人很快就转移地方,致使皇军报复性的铳击往往落空。

  其余各部队也遭受了同样情况,一个时辰的时间内,皇军进展缓慢,不但难以发现大股敌踪,甚至连自身处于哪个方位也渐渐迷糊。最后,只能凭借哨声来判断周围是否友军。

  第一中队官兵慢慢的感到力不从心,入林以后,他们只杀死了十多个野人,可是自身伤亡也达到六人。在此之前的平原战斗中,第一中队官兵可是不曾战死一人的。

  至太阳落山前,第一旅团竟然阵亡数达到了56人,伤员也有84人,这一情况很快被总计汇报至旅团部。

  “阁下,密林使我各部队无法展开,更难以搜寻野人,野人却可以凭借密林大量杀伤我官兵,我建议各部马上撤出,封锁山林主要进出口,逼迫他们投降!”

  陆建荣身为参谋长官,必须履行自己的义务,战斗不能再持续下去,否则对于第一旅团官兵而言,就是一个不断被放血的过程。

  九太爷总算清醒过来,他吱吱唔唔的同意了陆建荣撤军的建议,并让后者总负责。

  随后,在陆建荣的安排下,各部陆续从林中撤出,并由两个中队官兵封锁了这片山林的两处主要出入口,其余各部退入平埔人的寨子休整,搜寻物资。

  被俘虏的女人孩子被安置在寨子西南边,陆建荣秘密部署了两个中队官兵掩藏在这一带,可惜当夜野人并没有来救这些女人孩子,否则当有很大战果。

  其后数天,第一旅团尝试了几种方法试图将藏在山林中平埔人逼出,但无一成功,只能继续封锁。

  与此同时,陆建荣建议将第一旅团真实情况向大本营上报,但九太爷却说第一旅团损失并不大,无须上报。九太爷认为野人仓皇上山,根本没有携带多少粮食,所以只要第一旅团继续封锁下去,野人最终还是被逼出来。

  可到底要封锁多少天,九太爷心里就没数了,他老人家现在对野人真是恨之入骨,你说这帮野人好好的出来受死不行么,非要跟他老人家躲猫猫,闹的他老人家情绪大大滴不好。

  此后数日,仍是没有任何进展,野人似乎消失在山林中一般,派进去的几支侦察小队都没有发现野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第一旅团也有点吃不消了,原因是平埔人的寨子里并没有多少粮食。

  陆建荣估计,最多十天,如果平埔人仍不下山,第一旅团就得解除封锁撤退,不然全旅团官兵就得饿肚子了。

  军中也闹起了瘟疫,好在随军携带了不少药草,瘟疫并没有蔓延,但是也影响了军心士气。

  种种迹象表明,第一旅团的首战很可能虎头蛇尾。

  就在九太爷和旅团军官们商议如何解决缺粮问题时,寨子外忽的传来敲锣打鼓声,随后就有士兵来报,说是监军魏公公听说大捷,特地从嘉义赶来为第一旅团官兵庆贺来了。

  九太爷的脸当时就有些不自在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