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当务之急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对刘宗弟来说,眼下的局面便是相当危急和凶险了。

  对面是已经再度列阵完毕的骑兵,左手侧是沿官道和村落,摆开了品字大阵前来的中山府军的主力。

  府军三个步兵军加上水师一军,九千余人的配置,加上陆续成立的多个辎重营和工兵营,实兵在万人以上。

  三个品字大阵俱是以精卒甲兵构成,远远看去,长矟如林,甲光耀眼。

  万余大军阵列严整,分别相隔二三里地的距离,将江边到东路官道一并遮蔽,大旗之下,鼓声轰隆隆的不停敲响,阵列如严丝合缝,使得贼骑穿过大阵绕道的想法,顿时消弥于无形。

  而再看到步阵之后,尚有大量的战马被少数人牵着跟在阵后时,刘宗弟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以骑兵相诱,步阵自江边自侧后切入,尽歼或大半歼灭敌骑的战法,也是方少群与一群参谋鼓捣出来的战术战法,徐子先本人倒是无所谓,不管是堂堂合战,还是骑兵突击,这一千余贼寇都完全不是对手。

  甚至随意撒开一个军的骑马步兵,也一样能在正面战场将这些贼寇轻松击溃。

  这便是百战统帅自然而有的底气,麾下是府军这样的百战精锐,徐子先有这般底气,亦属平常。

  战场上被两边夹击的六百多贼骑,瞬间就陷入了绝境之中。

  一群贼骑头目簇拥在刘宗弟身边,各人都是不停的喊叫,对那些已经丧胆的骑兵们进行鼓励。他们从得意洋洋,包围府城,随意杀戮百姓,焚毁房舍,到转瞬之间成为被猎人猎杀的猎物,前后也没有超过一个时辰。

  很多贼骑的胆魄已失,其实已经不适合再冲阵,但前后俱是绝境,冲开骑兵阻挡,以轻骑马力,总还有机会逃出生天。

  在军官们的鼓动之下,六百余贼骑终于在步兵大阵抵近之前,发出绝望的呐喊声,持矟架刀,向着对面的铁骑兵们又冲杀过去。

  张虎臣脸上显露出轻蔑的微笑,这般的对手,还真的不值得自己一挥刀。但他还是缓缓将自己的横刀举起,骑兵的长矟一般都是特制,冲杀一次就毁弃,有一些玄甲骑的将士会携带多支长矟,一般来说是弃矟之后转用横刀。

  所有的将士都是架矟持刀,在军令哨声之下,向着对面的贼骑迎击过去,马踏大地之时,天地震颤,大地颤抖,而对面的贼寇骑兵,已经是面部失色了。

  ……

  “下官安抚使罪官林斗耀,见过殿下。”

  “下官巡按使罪官萧赞,见过殿下。”

  “下官提刑使罪官郑里奇,见过殿下。”

  诸多的福建路要员,俱是在城门处向着中山王长揖见礼,并且口称是罪官。

  这是必然之事,接下来萧赞会弹劾所有人,包括自己在内,然后静候朝廷的处罚。

  失军,府城被围,百姓被杀,福建动荡,整个福建路的官吏当然都是罪官,罪臣,等朝廷有明确诏旨之后,他们才能恢复原本的身份。

  “诸

  位少礼。”徐子先面色平静的道:“当务之急,首在安抚人心,恢复秩序,一则要城中大户募捐钱粮,在城内外广设粥棚,安抚四周遭的流民百姓,百姓有吃食,便不会生事。二来提刑司要广派捕盗营官兵,在州府各县捕拿那些趁机生事的匪盗,不使一人漏网,也不能叫无辜百姓被彼辈欺凌,伤害。三来收罗流亡逃散官兵,厢军入校场大营,无故不得外出,禁军与原本的城守营一道,守备府城。另外派出人手,晓瑜泉,漳,兴化军等处官员,小心提防戒备,各处的江防营和城守营,调走的不算,留下的要负责配合提刑司,辑拿小股匪盗,平靖地方。最后,败逃各将,包括我那叔王在内,派城守营将士守住门户,无故不得外出,静候朝廷旨意。战场上打败仗是寻常事,然则为帅为将者弃士伍先逃,此乃大罪,本王亦不得为王叔开脱。”

  中山王的各条举措,环环相扣,先谈钱粮,再谈刑律,守备,最后安抚败逃士卒,追责将帅,一层扣一层,几乎没有疏漏轻忽之处。

  “我等谨奉王命。”林斗耀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是带头躬身,抱拳遵令。

  从法理上来说,福建路的军政民政,当以安抚使为主,只有涉及到战事时,亲王大都督被朝廷授予统兵大权之后,方有机会独当一面,与安抚使并驾齐驱。

  而现在赵王待罪,林斗耀也是待罪,福建路身份地位最高,且拥有过万精兵的中山王,毫无疑问就是福建路的权力最高的人,徐子先此时的态度,决断,并无任何违律之处。

  “谨奉王命。”

  杨世伟,郑里奇,萧赞和赵德邦等人,心思各异,但在此时的情形之下,也只能纷纷躬身听令。

  抱拳起身之后,杨世伟便是极为诚恳的对徐子先道:“殿下,眼下之事,余者皆是小事,惟有肃清流寇,诛除李开明,这才是头等大事。”

  杨世伟不待徐子先接话,便又极为肯定的道:“局面糜烂至此,纵使李开明伏诛,朝廷心忧东南,殿下开府之事两府必定会提出来,天子也不会不允……”

  老知府心忧大局,惟恐徐子先出工不出力,也算是把诛心的话当众给说了出来。

  若徐子先现在顿兵不前,反正保住福州便是大功一件,然后朝廷为了叫徐子先出力,必会令中山王开府。

  天子再不愿意,自己的生父弄出了那么大的岔子,又岂有反对的本钱?

  是以徐子先最稳的便是先驻守福州,最多等十天左右,开府的诏书必定会从京师南下而至,一旦开府,则指定地方的文武官员俱成下属,要执臣节,亲王开府,位比使相,品阶还是从一品,权力却漫无边际,甚至对幕府之下的军政大员持生杀予夺的大权,对一个亲王来说,任大都督是实职亲王,掌握一部份军权和行政权。开府之后,则是类比汉之州牧,等若是真正的一方诸侯了。

  在场的官员,也是都看着徐子先,开府的诱惑在前,杨世伟这老知府心忧国事,可是也未免太过咄咄逼人。

  徐子先却是爽郎一笑,执着

  杨世伟的手道:“开府不过是个名义,以今时今日的情形,我又何必拘泥名义?不管怎样,福建路地方的安静才是最要紧的事。此次府军大军齐出,不做停留,直接往建阳去剿贼。”

  杨世伟大感欣慰,此前徐子先的举措就是相当明显的在坐视赵王之败,此时杨世伟最担心的就是徐子先坐视流寇坐大,等拿到足够的好处再出兵,徐子先的回答,算是令杨世伟安心了。

  “下官以小人之心,度大王君子之腹。”杨世伟抱拳道:“福州府的一应事务,请大王不必再多担心。”

  这也算是一种承诺,福州府会完全配合,听从中山王的命令了。

  “我便不进城了。”徐子先对在场众人道:“流寇骑兵被歼灭大半,已经失去骚扰我方粮道的本钱,兵贵神速,三四天之内,我要将贼寇主力击跨!”

  众官听了无不感佩,杨世伟更是老泪纵横,难以抑制自己的情感。

  此时玄甲骑已经打扫完战场,城头的百姓以目视之,几乎难以转移开自己的目光。

  一个个野兽般的披甲武士,手持斫刀走在遍地死尸和血污的战场上,将那些还在哀嘶鸣叫的战马用刀捅死,了结战马的痛苦,同时也对那些重伤垂死的贼寇骑士补刀,然后再从容翻过贼尸,从颈骨处用斫刀挥砍而下,城头上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声响,一颗颗人头就这么被斫落脖颈,人的脸部还有很明显的痛苦表情,被斫断的脖颈处血肉模糊,鲜血不停的滴落下地,使得原本干涸的土地都被濡湿了。

  见到这样的场面,哪怕是男子也不免心惊肉跳,感觉心胆俱丧,哪怕是不信佛的也是忍不住两手合什,喃喃念佛。

  将士们割完首级,将血淋淋的首级悬在自己屁股之后,战场上还有大量的辅兵牵着马匹赶到,骑兵们将疲惫或受伤的战马更换下来,然后长哨尖利的响声再起,接着军旗摆动,尚余的四百五六十骑的玄甲骑开始沿着官道向东而去了。

  骑营的辅兵开始将逃散的敌寇战马收拢,然后治疗那些轻伤的战马,做简单的包扎裹伤,然后又有大量辅兵赶着备用的战马,还有携带几天份的军粮罐头,沿着烟尘起处,追寻而去。

  再有一个营的辎兵赶着大车,杂马,骡子,带着大量的军械行粮,亦是直接向东而去。

  接下来更多的军队,车马,还有辎兵顺着旗帜调度,沿官道或是闽江边的长堤而走,江面上已经有大量的过百艘的船只携带着军需行粮,在岐州知州李安远调发的纤夫的拉动下,与岸边行走的将士们一起,溯流而上了。

  眼前的情形,却是给在场的人们留下了一丝阴影。

  多日之前,赵王率大军出发时也是一样的情形,大军在官道和田野行进,江面上是漂荡着的船只,现在那些船都逃散不见了,八万大军只残余万人不到,大量的厢军哗变投降,禁军几近全军覆没,眼前这一支万余人的兵马虽然强悍精锐,犹如一支开满而射的利箭,可是谁又知道,等候这支大军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