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4章 逼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大家都看向老人提魅,希望能从提魅的口中知道关于蓖麻和偷羊贼的故事。

  从佩吉学士的讲述来判断,灼人部信仰的火巫师,极大可能是龙骑士蓖麻,而火巫师拥有的一条龙,极大可能就是偷羊贼。

  秘密究竟如何,只有老人提魅能知道。

  老人提魅不知道火巫师和龙的来历,外面的人也无法知道生活在明月山脉深处的火巫师和龙的后续密事。

  老人提魅看见了大家的目光,但他闭紧了嘴,露出了一副对抗的神情。

  “故事很精彩,但赶路也很重要,葛雷顿爵士,去后面看看队伍的情况,催催他们速度一点。”魔山岔开话题。

  葛雷顿·古柏勒答应一声,向后方而去。

  “公爵大人,是否需要给太后陛下回信?太后陛下可是宣召你能尽快去到君临推行纸币计划。”哈利学士说道。他看出魔山不欲强迫提魅老人说出秘密,那就帮忙转移开大家的注意力吧。

  “不用!”魔山说道,“君临的纸币推行计划不需要急着去做,先把西境的银行做好,消息慢慢扩散到全国,然后再去做就比较容易了。纸币计划很庞大,完全新式的货币结构,我们慢一点就会走得更稳。”

  让子弹先飞一会!

  “是!”年轻的哈利学士被魔山的说法折服。

  “朱莉,你带一支轻骑兵,速度去奔流城,向艾德慕·徒利公爵通报一声克里冈军团借道河间地,顺便告诉艾德慕,我希望能去拜访他。”

  “遵命,父亲。”朱莉带着自己的侍卫队飞快去了。

  关于蓖麻和偷羊贼的故事,就这么被岔开并掩饰过去了。然而侍卫们的心里,却人人都被藏了一只小猫咪,痒呼呼的,却无法抓挠。

  如果明月山脉的深处真的有一条龙,如果这条龙能被人接近并亲近,那么,这条龙就有希望被驯服。当然,这非常危险。关于狭海对岸有龙已经复生的消息,在维斯特洛大陆上传扬得人人都几乎知道了,但是真正的龙,大家其实都没有见到过。如果维斯特洛大陆上其实一直生活着一条巨龙,那么,维斯特洛大陆人能不能靠着这一条巨龙的力量去抗衡狭海对岸异域人的龙?

  龙,一种会飞行,会喷火的庞大魔法生物,一种据说已经灭绝的魔法兽,它除了火焰,龙爪龙嘴龙尾都是攻击武器。能亲近人的龙,能被人接近的龙,就有被驯化成战士的可能性。

  龙的天性,就是战斗!

  坦格利安王室最后的龙只有小鹰大小,就是被关起来后失去了战斗的天空。

  龙愿意亲近的人,只需要激发它的天性即可。龙生来就是战斗的。战斗,不仅仅是龙的天性,也是天赋!

  但是提魅老人守口如瓶,而魔山大人显然没有强迫老人说出秘密的打算。

  大家只好忍受住内心的这份对龙的期待和后续密事的煎熬。

  *

  数天后,大军来到屈膝之栈。

  屈膝之栈在战争中被烧毁过,如今已经重建,老板和老板娘亲自来服侍魔山这一行人,战战兢兢诚惶诚恐。

  屈膝之栈的老板一家没有选择逃走,这源于魔山军纪严明,一路上口碑很好。

  魔山军团对河间地的子民们秋毫无犯,经过的村庄,没有进行焚烧和抢劫,躲避不及的子民,也没有进行抓捕和奴役,一路上经过的诸多贵族的城堡,也没有去攻打任何一家。消息在河间地很快传出,令河间地的子民和残存的贵族们在惊疑不定中越来越免于恐惧。

  最终,屈膝之栈的老板没有选择弃店而逃,硬着头皮留了下来,并和幸运的接待到了恶名昭彰的魔山和他的随从们。

  屈膝之栈的夜晚,哈利学士又接到了君临来信,信是首相梅斯·提利尔写来的,他以国王的命令下令魔山收复河间地,迫使徒利家族下跪臣服,否则,魔山就须灭掉奔流城,征服河间地的其他贵族,包括西北边的海疆城和最北边的孪河城。

  信中还提醒魔山小心南下的北境军团,梅斯说,北境人公开宣称要南下攻击君临城,但有斥候消息报告,北境人的军团在颈泽就停了下来,并没有出北境的最后一道防线,目前判断,北境人南下攻击君临的宣战,多半是托辞。

  魔山当然知道北境人南下是虚张声势,北境人南下就是魔山要求史塔克做出的姿态,以让君临红堡里的当权者们知道局势的紧张,从而凸显魔山存在的必要性,这是魔山做出的自保手段,毕竟他杀了凯冯·兰尼斯特,这件事情的影响很大,说不清楚暗中有那些王室贵族对魔山布下了复仇的渔网。

  史塔克得到魔山的渡鸦后,及时做出了攻击君临的高姿态,他们也终于明白放詹姆南下并不能得到兰尼斯特的和平,也根本得不到铁王座的粮食和兵源,临冬城的罗柏·史塔克虚张声势的派大琼恩做先锋率兵南下,这个军事行动令铁王座在第一时间里相信了。

  王宫里的诸多贵族都因为北境军南下而自作聪明的判断出魔山还有大用,此恶人目前来说,不能没有了他。

  罗柏·史塔克,如今已经成名,是七国仅有的少年名将。

  他分兵两路,成功骗过老奸巨猾的泰温·兰尼斯特。仅仅率领五千骑兵,夜袭呓语森林就生擒詹姆·兰尼斯特,并击溃两万西境军精锐。随后他率军杀进西境,从险峻小路偷偷翻越西境山脉,牛津战役击溃西境新军并斩首史戴佛·兰尼斯特,生擒诸多西境大贵族,再次震动七国诸侯。接下来的大小战役更是战无不胜,在西境横扫无忌,王室和西境人对罗柏·史塔克这个人有很深的恐惧。

  当罗柏·史塔克派出先锋军,并扬言北境军南下攻击君临争夺铁王座的时候,君临城内的西境军、王领地的贵族、失去了蓝道·塔利的河湾地人无不畏惧。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的发现:魔山有用!

  而要确保战胜罗柏·史塔克,一个最重要的力量必须被征服或者拉拢,最少得让他们保持中立,不能让他们加入罗柏·史塔克,那就是一直躲在战火外的谷地力量。

  王室早早的派出了小指头去通过和莱莎·徒利的联姻征服谷地,都能小指头独力难支,很长的时间过去了,传回来的消息却令人失望。于是王室廷臣们觉得应该再派出魔山去以武力相胁迫,和小指头一内一外配合尽早拿下谷地,魔山奉命出击,很快就向君临王室交出了一份满分的试卷。

  从北方持续不断的传来的间谍消息告诉王室,北境军主力在颈泽就停止了前进,过颈泽进入孪河城的北境军并非主力,仅仅是一小股北境民兵,这令王室和廷臣们确信,魔山的威慑力是真实存在的。——北境人虽然拥有罗柏·史塔克少年名将,但北境人和他们一样,都畏惧凶恶残暴的魔山!相比罗柏·史塔克,魔山在内战中同样战无不胜!

  *

  魔山看完君临的来信,第二天全军启程出发的时候,他令哈利学士回信给梅斯·提利尔首相:除了敬语和称呼落款署名,这封信就只有两个字:遵命!

  从伊耿历298年开始,到今年伊耿历300年,内战三年的主要战场就发生在河间地。河间地平原上早已经是满目疮痍,当围困奔流城的河湾地+西境的联军撤退后,遁入山林的河间地子民们纷纷回归家园,重新投入生产建设中,这块富饶的土地,需要一个季度的时间来疗伤并恢复生机。

  *

  十天后,魔山和艾德慕在奔流城外的红叉河南岸见面了。

  骑着战马立于魔山面前的艾德慕,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孩子。

  赤烟兽对于一匹河间地的战马来说,也确实显得太过高大,就好像魔山的身躯和艾德慕身躯的对比。

  在骑着赤烟兽的魔山面前,艾德慕的公爵气度全无。

  这令年轻气盛的艾德慕很胸闷。

  艾德慕虽然不是名将,但也是个豪雄之人,在河间地、谷地和北境等年轻一代的贵族中,他的威信其实很高,号召力也很强大。

  “魔山,你的独角兽不错。”艾德慕郁闷的话语里带着一丝羡慕。

  “我的小妹还好吗?”

  艾琳妮亚·维斯特林,简妮的亲妹妹,伊耿历287年出生于峭岩城,今年十三岁了。她在奔流城以艾德慕未婚妻的身份,已经生活了三年。

  “她一直都很好,生活得像个公主。”艾德慕的脸色有略微潮红的尴尬。

  他和艾琳妮亚的联姻,他是满嘴的苦涩,一言难尽。也因为艾琳妮亚,他受到了来自艾德·史塔克、罗柏·史塔克、姐姐凯特琳·徒利、叔叔布林登·徒利还有已经去世的父亲徒利公爵的指责,这令他脸上无光,却又有口难辩。

  对艾德慕来说,往事实在不堪回首!有损徒利家族的荣耀。

  魔山看出艾德慕的心里难堪和愧疚,这是一个实诚的家伙,厚黑和奸滑跟他无缘,他落进了魔山设计的圈套中,魔山并无愧疚之心。

  现在是这个圈套该收紧的时候了,世界局势将发生巨变,魔山需要多方的力量和自己具有亲近的关系。

  未来的龙之母也许会和魔山开战,魔山必须要做最坏的应对。

  这是一个黑暗血时代,像艾德慕·徒利这样实诚的大贵族已经绝迹了,可以说他和艾德·史塔克这样的愚直人物,都是这个世界里的真正的‘奇葩’。

  “艾琳妮亚·维斯特林今年十三岁了,她来了月潮了吗?”魔山直接切入主题。

  “呃……这个……我并不知道……”艾德慕·徒利眼神闪躲,脸上的神情更不自在了。

  艾琳妮亚·维斯特林是个功利心很强大的女孩子,一心一意想要嫁入大贵族家里,这得益于魔山丈母娘希蓓尔·斯派瑟的从小精心教育。——对于家道中落的维斯特林家族来说,家族崛起的希望,就是靠两个姑娘嫁入大贵族家庭。

  “我知道我的小妹艾琳妮亚·维斯特林深爱着你,她来了月潮,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她已经告诉了你她来了月潮,对不对?”魔山逼问。

  艾德慕·徒利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不是说和艾琳妮亚的事情,艾德慕会是一个应对得体的公爵大人,但三年前的艾琳妮亚一直是他的道德良心上的一个弱点。

  响艾德慕·徒利这样实诚的年轻人遇上魔山这样的即可厚黑奸滑也可忠勇正直还能残暴嗜血的家伙,的确是个灾难。

  “呃……这个……魔山……需要进入奔流城去喝一杯吗?”艾德慕语无伦次。

  “艾德慕,你在三年前玷污了我小妹艾琳妮亚的清白,也伤害了维斯特林家族的荣誉,但你及时做出了修正,和艾琳妮亚正式订婚了,如今她已经来了月潮,也到了婚嫁的年龄,你得娶她。”魔山沉声喝道,语气不善。

  艾德慕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他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艾琳妮亚……还是处女……我三年前喝醉了,但并没有碰她……她……她……她也答应我愿意解除婚约……我可以做出补偿,只要她开口提出来。“

  魔山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艾德慕,你同时羞辱了维斯特林家族、克里冈家族、徒利家族。”

  赤烟兽发出响鼻,喷出令人和马难以适应的气息,目露凶光,眼珠如鲜血一样血红。

  艾德慕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来。胯下马受到赤烟兽的威胁,不安的开始后退。

  “艾德慕,你娶了我小妹,我们就是一家人,我就不杀你。”魔山从怀里掏出首相令丢过去,艾德慕伸手抓住,打开,看完书信,脸色变了,“魔山,你欺骗我出来见面,其实是奉命来拿下奔流城的?”

  “你是选择做我的家人,我自然不会动你,也不会动奔流城,但你羞辱我小妹,羞辱维斯特林家族和克里冈家族的荣耀,你就是我的敌人,我不能容你。”

  呛!

  一声轻响,魔山反手抽出寒冰巨剑,这是一个信号,就听见马蹄声炸响,魔山侍卫团,轻骑兵,重骑兵,一起抢出,瞬间把艾德慕·徒利一行人围了起来。

  红叉河边的两艘船看见情况不妙,立即撑杆荡开,船滑向河心。

  魔山一动,身边的将士纯粹如狼似虎,就好像嗅到血腥味的一群鲨鱼。

  转眼间,艾德慕的护卫骑士们全部被控制住!他们的胸前身后,抵满了明晃晃的刀枪剑锤斧头等各种武器。

  奔流城的城墙上,黑鱼布林登·徒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在他的身边,艾琳妮亚·维斯特林吓坏了,小姑娘三年时间来,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身材也高了许多,具有了姐姐简妮的些许影子,她惊慌失措的大喊过来,越过河流的尖锐声音里带着哭腔:“姐夫,你不能杀他,他是个好人!”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