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贵人》正文 第六五四章、皇家孕妇欢乐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六福晋富察氏胎像尚浅,而八贝勒福晋佟佳氏的身子已经重了。但佟佳氏还是特特入宫请安,还特特前往福园门阿哥所看望她刚刚有孕的表姐。

  看到肚子已经圆润隆起的佟佳玉稚,富察氏又是高兴又是忍不住嗔怪:“身子都这么重了,不好好呆在府里养胎,跑进宫里作甚!”

  有孕的佟佳玉稚脸蛋也一如少女般娇嫩如玉,除了肚子之外,也几乎不见发福,还是那鲜人的娇俏模样,她咧嘴笑了笑,“表姐放心,我胎像稳固得很!太医也说了,越是身子重了,越该出来走走,这样临盆的时候才有力气生。”

  富察氏拉着佟佳玉稚的小手,表姐妹俩一并坐在了柔软的罗汉榻上,富察氏打量着佟佳氏圆乎乎的肚子,唏嘘道:“我只盼着,咱们俩都能生个小皇孙。”

  佟佳玉稚笑嘻嘻道:“我瞧着八爷那欢喜的样子,哪怕我这一胎是小格格,八爷也肯定也喜欢得紧。”

  富察氏莞尔一笑,“自从你有了身孕,我瞧着八弟似乎也稳重了些。”

  佟佳玉稚撇撇嘴,旋即却又暖暖一笑:“稳重未见得,不过起码不闹腾我了!”——她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八爷也决计不吵闹她。有一回她被尿憋醒了,看到八爷下床更衣,竟是一幅蹑手蹑脚的样子,连灯火都不许下人点,就那么黑灯瞎火穿衣。

  没想到素日里那把她闹腾地肝疼的八爷,竟也有如此贴心的时候。想到这些,佟佳玉稚真高兴自己有了身孕。

  富察氏见佟佳氏还是一幅孩子般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八弟虽然顽皮了些,但对你着实是一心一意。”

  佟佳玉稚立刻笑着说:“六爷对表姐也很好呀!”

  富察氏一怔,旋即笑了笑,“六爷待我自然比对旁人好许多。”

  佟佳玉稚明白自己表姐的心结,便低声安慰道:“那个博尔济吉特氏,表姐不必放在心上。六爷一直对她淡淡的,如今有了身孕,那是她瞎猫碰上死耗子。”

  听了这话,富察氏先是愕然,然后狠狠嗔了佟佳氏一眼:“愈发顽皮了!”——什么叫瞎猫捧上死耗子?谁是瞎猫?谁是死耗子!

  富察氏忍不住捏了捏佟佳玉稚粉嫩的小脸,笑嗔道:“你怎么跟八弟似的,嘴巴愈发没个拘束了!”

  佟佳玉稚见富察氏展颜,也嘻嘻笑了,“表姐好生养胎,等你胎像稳固了,我这个就该呱呱坠地了,到时候不管是男是女,都叫他认你做干娘!”

  富察氏嗔怪道:“我可是你孩儿的亲伯母,难道不比干娘跟亲?”

  佟佳玉稚讪笑:“倒也是呀。”

  富察氏瞧着佟佳玉稚有些犯傻的样子,分外觉得可人,“你呀,都是要做额娘的人了,怎的愈发跟个孩子似的了!”

  两人说说笑笑,不觉间,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弘旭也回到了阿哥所,便听底下禀报说弘星福晋来了,陪着他福晋说了半晌的话。弘旭不禁有些担忧,弘星这个福晋也是个不稳重的,可别冷不丁抽个风,不管动了嘉懿的胎气还是她自己的胎气可都不是小事儿。

  于是弘旭二话不说,便直奔嫡福晋正院儿去。

  弘旭也没叫人通禀,兀自径直闯入内室,便看到弘星福晋已经脱了花盆底鞋,正歪坐在嘉懿的罗汉榻上,手里抓着一块玫瑰九层糕,吃得衣襟上满是点心渣,这也就罢了!这个佟佳氏居然是光着脚的!

  弘旭飞快别过头去,忙默念“非礼勿视”!心下忍不住无语,难道女人私底下都是这德性?

  里头富察氏瞧见弘旭,也是一惊,连忙吩咐道:“快给你们福晋穿好鞋袜!”

  富察氏也着实没想到六爷居然没叫通传就这么进来了!玉稚也是顽皮,嫌弃天热脱了鞋子便罢了,居然袜子也给褪了下来!一双白嫩微丰的脚丫子也被六爷给瞧见了!

  佟佳玉稚也有些囧,屈膝一礼,忍不住道:“六爷怎么也不叫人通传一声?”

  弘旭瞧见佟佳玉稚已经穿好鞋子,下了榻,不由有些恼怒:“爷进自己福晋的房里,还要通传?”

  佟佳玉稚:“额……”这话也有道理,八爷进她屋里就从不通传……

  佟佳玉稚摸了摸鼻子,忽然有些尴尬,“那个,时辰不早了,妾身先告辞了。”

  像是落荒而逃,佟佳玉稚脚步飞快,就没了影儿了。

  弘旭看在眼里,眉头皱得跟小老头似的,“弘星这福晋,是愈发冒失了!”

  富察氏忙蹲安一礼,脸色也有些尴尬:“玉稚的确有些冒失,可爷从不是冒失的人,怎么也叫人通知一声,害得妾身好生失礼。”

  其实富察氏倒是没什么失礼之举,一直都是端端正正坐在罗汉榻上,莫说袜子,鞋子都是穿得好好的。

  弘旭尴尬,他忙咳嗽了一声,“佟佳氏向来不怎么稳重,爷担心她会冲撞到你。”

  富察氏抿嘴一笑,嗔道:“爷这话可就有些过分了,玉稚也只是略活泼些罢了,她怀着身孕,也是很小心的。”

  弘旭摆了摆手:“没事就好。”弘旭打量着富察氏的笑靥,倒是一幅舒心无比的样子,全然不似前几日那勉强带笑的模样。

  看样子佟佳氏来看望嘉懿,也不全然是坏事。

  想到此,弘旭便道:“你养胎若是无聊,可以叫岳母时常进宫陪伴。”

  富察氏低声道:“阿玛去世还不满三年,额娘也不宜时常走动。”

  弘旭心道,这二十七个月的孝期还有些日子,差不多要等到嘉懿临盆才能除服。

  碧桐书院这头,姚佳欣正躺在美人榻上,顺手捏了一枚雪媚娘,一口塞进嘴里。

  浓云笑着说:“咱们八福晋胃口可真好。”——今早来请安,一口气吃了两盘雪媚娘呢。

  姚佳欣笑着道:“都孕妇易愁苦,我瞧她倒是挺乐呵。”——让她去陪陪嘉懿正合适。

  浓云莞尔一笑,“夫妻相处久了,性子也是愈发相近了。”

  姚佳欣嘴角突然抽抽了一下,她可不希望佟佳玉稚跟弘星那般德性。这样活泼又不失乖巧的性子就正合适。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