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贵人》正文 第六五六章、永瑚与永琅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喜获嫡孙胤禛顿觉老怀安慰,人逢喜事精神爽,持续良久的咳疾也飞快痊愈。他亲自下旨,为这个嫡孙筹备了隆重洗三礼,并亲自赐名。

  胤禛的书法功底一流,泼墨挥毫,一个斗大的董体楷书“瑚”字落在洁白的宣纸上,端的是端重大气、气韵不俗。

  姚佳欣在旁边看得一愣,“瑚?珊瑚的瑚?”——四爷陛下怎么选了这个字眼儿?

  胤禛立刻对某人投以鄙视的目光,“是‘瑚琏之器’的瑚!瑚与琏皆是皆宗庙礼器,又可喻指治国安邦之才!”

  姚佳欣面露惊讶之色,没想到一个“瑚”居然还有这种深意?受教了。

  果然……她读书还是太少了!

  姚佳欣老脸尴尬。

  胤禛很不客气地道:“恬儿,闲来无事就多读点书。”

  姚佳欣老脸羞愤,她孙子孙女加起来都一溜串了,居然还要读书?!

  但嘴上只得应和:“是是,活到老学到老嘛。”

  听到这话,胤禛微微一愣,眼中尽数是惊讶之色:“没想到恬儿竟能说出这般有涵养的话。”

  那是,这可是古代雅典政治家梭伦说的明言!

  等等,姚佳欣还没骄傲三秒钟,老脸就有点难看了,“四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能说出点有涵养的话了?!不带这个鄙视人的!

  胤禛不由一笑,安慰道:“不碍事,即使恬儿没有才学、没有涵养,朕还是喜欢你的。”

  姚佳欣黑线,她并没有得到安慰!

  人家富察氏可不似姚佳欣那般没文化,一听到“赐睦亲王二阿哥名永瑚”,富察氏立刻便明了瑚字的深意,哪怕尚在做月子,也立刻从床榻上爬下来,磕头谢恩。

  值此之际,富察家上下也终于除服,佟佳氏太夫人立刻欢喜不跌入宫看望女儿和小外孙永瑚。

  襁褓中的永瑚尚且只是个红得跟猴屁股似的小奶娃,佟佳氏太夫人却爱不释手,笑得合不拢嘴,“你瞧着孩子,眼睛鼻子都像极了睦亲王。”

  富察氏正歪在暖榻上,头上包着抹额,气色虽然不佳,但眉眼带笑,精神倒是极好,她嗔笑道:“瑚儿眉眼还没长开呢,哪里看得出像谁?额娘只管哄我玩呢。”

  佟佳氏太夫人笑呵呵道:“不管怎么说,这终归是睦亲王的第一个嫡子,哪怕你日后再给永瑚多生几个弟弟,也没人比他更贵重了。”

  佟佳氏太夫人一脸与有荣焉,目光看向西侧偏院,笑容却突然散去了泰半,“只可惜,永瑚不是长子,些微有些遗憾。”

  富察氏脸上带着淡淡的骄矜,“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女儿既有了永瑚,便无人能越过他去。”

  佟佳氏太夫人点头:“那是自然。”

  说着,佟佳氏太夫人压低声音问:“我听说,大阿哥至今还没取名呢。”

  富察氏微微一笑,“前日六爷已经跟我说了,他给大阿哥选了一个‘琅’字,回头禀了汗阿玛皇额娘,介时与永瑚一起载入皇家玉蝶。”

  “琅?”一听这个字眼,佟佳氏太夫人略一思索,旋即安心地笑了,“看样子在睦亲王眼中,还是咱们永瑚更贵重。”

  坤宁宫,四爷陛下既已经病愈,眼下自是要筹备着前往圆明园夏宫避暑了——虽然眼下还不到三月里。

  就在这时候,底下禀报说,睦亲王来请安了。

  “永琅?”姚佳欣念着这个名字,打量着弘旭,“书声琅琅的‘琅’?”

  弘旭正色颔首,“正是,儿子希望这孩子将来能勤勉好学。”——这个字,还有另一重意思,琅,似玉的美石也。只是弘旭不打算说穿第二重意思。

  姚佳欣点头,“意头不错。”

  只不过姚佳欣有感于自己读书不够,回头还是翻阅了一下字典。这个时代已经有比较完备的字典了,譬如——《康熙字典》。当然了,这玩意儿用起来远远不如新华字典好用。姚佳欣直接叫人给她翻出“琅”字,去看了一下意思。

  这一翻看,顿时明白弘旭这个兔崽子挺偏心。

  无语了良久,姚佳欣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永琅毕竟是庶出,若是给他取一个过于贵重的名字,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弘旭除了是看重嫡庶尊卑之外,未尝没有保全这孩子一生平安富贵之意。

  一转眼富察氏出了月子,四爷陛下也正是启程,懈怠一干后妃子女前往圆明园。

  到底还是圆明园山清水秀,住着令人舒坦。

  碧桐书院又是梧叶婆娑,富察氏则了个晴暖好日子,将永瑚团团包裹,带来碧桐书院,向姚佳欣这个皇玛嬷磕头请安。

  虽已经满月,但永瑚的小脸还是红红的,在大红团龙纹的襁褓中正静静酣睡着,浑身都是宜人的奶香。

  姚佳欣怕吵醒孩子,因此只是略抱了一下,并给永瑚带上一围双龙戏珠的金项圈,算是见面礼,便叫乳母把孩子抱去次间躺着安睡了。

  姚佳欣又笑着捏捏清鸾粉嫩小脸蛋,“放心,就算有了瑚儿,皇玛嬷还是最喜欢鸾儿了!”

  清鸾呲着洁白如贝的小奶牙笑得灿烂。

  产后的富察氏气色有些不佳,但依然端端正正端坐于椅子上,无半分失态,她笑着道:“清鸾有福气。皇额娘有这么多孙儿孙女,这些年最疼的一直都是清鸾。”

  “鸾儿最喜欢皇玛嬷了~”小小的女娃小嘴也是极甜,她一头扑在姚佳欣的腿上,一通腻歪。

  富察氏嗔怪地瞪了女儿一眼,“鸾儿!要注意仪态,不许弄脏了你皇玛嬷的衣裙。”

  清鸾这才乖乖女般站直了小身子,乖巧应了一声“是”。

  姚佳欣摸了摸清鸾粉嘟嘟的小脸,笑着对富察氏道:“鸾儿还小,规矩礼仪什么的,慢慢来。”

  富察氏温顺地应了一声“是”,“只要皇额娘不怪罪就好。”

  姚佳欣莞尔:“怎么会呢,本宫喜欢鸾儿都来不及。”

  说笑间,王以诚快步进来禀报:“八福晋、九福晋前来请安。”

  皇家福晋初一十五入宫请安是规矩,但规矩之外,自然也可以时常入宫拜见。入宫最频繁的,自然摸过弘星和弘昴的福晋。

  姚佳欣忙问:“佟佳氏可是带了清乐?”

  王以诚笑着称“是”。

  “那快让她进来。三月里的风还是有些冷的。”姚佳欣笑眯眯道,哎哟,她老人家最喜欢这些粉嫩小萝莉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