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被驱逐的小贝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莫罗斯,你不能这样!”西蒙·贝克被一个身着制式军服的中年男子推开,“你凭什么没收我的货物!这不合法。”

  “你这个臭猪,再啰嗦连你也一起砍了。”中年军官抽出刀把,锋利的刃口无不警告着这位花花公子,他在玩真的。

  “少爷,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老贝克不会在乎这点货的。”

  西蒙·贝克紧紧咬着牙关,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莫罗斯队长,别忘了你今日对我所做的一切!”

  西蒙·贝克因为粉红豹事件被老爹发配出去做生意了,如今莫迪亚洛克也能生产一些工业用品,他爹专门投资了一家香水厂,便打发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去南洋做生意,西蒙·贝克一开始想去友好的荷兰人地盘,但是市场明显已经被悉尼给占领了,他们想要挤进去恐怕不容易,于是小贝克便去了吕宋,这边悉尼的手还没有伸过来,市场开拓相对容易些,事实的确跟小贝克想的一样,贝克家族的生意很快便在吕宋打开了局面,但是最近西班牙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度排华排英,凡是境内说汉语跟英语商人都会被审查,有时甚至会动不动就没收货物,小贝克自认已经花了足够的金弹,但是今日还是被摆了一道。

  “少爷,咱们快跑,吕宋待不下去了,西班牙人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发疯。”

  小贝克心里堵得慌,“操!咱们的钱也没了,货也没了,现在去哪儿?”他越说越激动,一拳砸在船帮上,木刺扎坏了手掌都不知道。

  “咱们先去巴达维亚吧,那里荷兰人跟中国人都在,至少要比菲律宾安全。”

  无奈之下,小贝克只能选择这一步,不过内心愤懑无比,这次回去肯定在自己老爹面前抬不起头来。

  “咱们在悉尼银行还有多少准备金?”小贝克心情虽然不太好,但是毕竟是生意人,脑子里还是拎得清的,这时候得赶紧把船上的员工稳住。

  “还有五万大明元。”

  “那咱们赶紧去巴达维亚,把钱给取了,每个人都发一些,跟着我出来冒着天大的风险,亏钱是我的事,虽然咱们被西班牙人给打劫了,但是工资我不会拖欠你们一分。”

  船上的水手们无不感动不已,老板确实太够意思了,这时候还想着自己,因此手里的劲也不禁加了几分。

  从吕宋到巴达维亚并不遥远,小贝克在海上盘桓了十天左右,便到达了巴达维亚城,这里显然要比吕宋繁华的多,吕宋对西班牙来讲只是个运银船的停靠港,但是荷兰人是真正把巴达维亚当商业城市来经营的,而且最近霹雳一独立,华人也多了起来,港口越发繁华,放眼望去,整个港里大小帆船多如牛毛,小贝克有点后悔没有一开始就来这里,也许这里的机会更多也说不定。

  “咱们先去澳洲公馆吧,这么大的额度好像需要中国人先批条子。”管家已经办理好了所有手续,因为荷兰是友邦,连交的税都是别人的一半。

  “把礼物准备好了,最近新西兰那边咱们跟中国人有些摩擦,得防止他们拒绝援助。”小贝克哀叹了几句,国内的那帮鹰派蠢驴非得为了几块不毛之地跟悉尼搞摩擦,实在是愚蠢至极。

  “也不知道有没有熟人……”

  “还真巧,我刚刚听港口税务官说澳洲外务院总制张明启前两天刚刚过来,不过好像受了点伤。”

  小贝克眼前一亮,“这可好办了,张大人以前是驻莫迪亚洛克办事处的负责人,不知道请过他吃了多少次饭,你把咱们船上最好的酒跟烟都拿来。”

  几人诚意满满地装了一箱子,带着名贴直奔澳洲公馆。

  “请问张总制在吗?”小贝克找到门房老头,给他塞了几两碎银子。

  “张大人最近不见客,走吧走吧。”老头把银子留了一半,“办事的话可以找其他几位大人。”

  “不不……”小贝克连忙否认自己是来求人办事的,“大人,您帮忙通报一下,我是张大人在澳洲墨尔本的旧相识了,今日不为办事,只为老友相见。”

  老头将信将疑,不过拿了名贴进去请教了一下,立马出来给小贝克开了绿灯,私下里想把那碎银子退回去,“贝公子,刚刚老朽有眼不识泰山,见谅见谅。

  “无妨。”小贝克果断拒绝了老头退回来的银子,“张总制是什么病?”

  “这个不敢乱说,不过他应当是外伤,已经无碍了,现在只是暂时修养在巴达维亚,霹雳国派了人来想要组织政府,他估计得把这事处理完。”

  小贝克估摸着是在日本给伤到的,自己那边还有老贝克给他专门买的抗生素药剂,也不知道凭这个能不能办成事。

  张明启听说是故人,也没有摆谱,立马跟小贝克见了面。

  “张大人,怎么消瘦了这么多啊?”小贝克夸张地上来就要给个熊抱。

  “别别,小贝克,握手就行,我的伤在腹部。”张明启掀开外套,给他看了下缠满了绷带的腰,“在日本被鬼子捅了,不过已经快好了,没多大问题。对了,你啥时候到的巴达维亚?”

  “就今天。”小贝克把自己在吕宋的遭遇跟张明启发了一顿牢骚,“这帮西班牙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原来国王陛下加冕的时候,他们还出了大使过来,现在干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事,贵国也一定要当心。”

  张明启疑惑地看着小贝克,“你确定不是私人恩怨?”

  “这哪能啊?”小贝克一拍,“张大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人,能用酒跟金钱摆平的我从来不会动手,他们这帮狗日的只拿钱不办事,太坏了,对了,中国商人也有很多被他们抓的,西班牙佬肯定发了大财。”

  “把孙之怡叫过来。”孙之怡是澳洲公馆的实际负责人,原来也是外联部的,一直是张明启的副手。

  “小孙,最近有没有接到华商被西班牙人拘捕的报告?”

  “有好几例,但是我们没有跟西班牙正式建交,无法转达外交照会,我便给想要脱离吕宋的华商发放了霹雳跟悉尼的护照,愿意相信咱们的早就跑了,剩下来的人要么是顽固亲西分子,要么是伪清派,这部分人我无法照顾到。”孙之怡把之前发放护照的档案拿了过来,张明启堪堪一翻,发现倒已经有了上百份,其中有不少人很熟悉,比如那林守民,就是澳门林守业的堂兄,也选择了拿悉尼的护照。

  “林守民是最先投奔咱们的。他原来跟徐致远将军约定从墨西哥运送一些货物,到了港口却遭到了西班牙人刁难,吕宋的家产也充公了近乎一半,一气之下便举家投奔咱们了,他如今带着一船货已经去了悉尼。”

  小贝克在一旁听得真真切切,连忙补充道,“这西班牙人真不是东西,他们的总督阿比尼诺,有时候今天一个承诺,明天就反悔,我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当上总督的。”

  张明启思来想去,心道是不是这帮人渣又准备排华运动了,过去华人跟韭菜一样,西班牙人定期收割一部分,上次排华在几十年前,新韭菜也长了出来,估摸着是这个原因。

  “不管有没有建交,警告必须发过去。”张明启以澳洲统摄厅的身份草拟了一份警告文书,分成中西两个文本,“这个警告照会,今日就给我发出去,不管吕宋的华人是亲西还是亲鞑,这是咱们内部矛盾,他要是再动手,就别怪咱们不客气。”

  小贝克举起了大拇指,“张大人,我要是阿尔伯特,我就立马把军队从新西兰撤出来,外边这么多傻逼不处理掉,咱们澳洲人就处处受欺负。”

  张明启笑着看小贝看,“我看你有当政治家的潜力啊,干嘛不从政呢?”

  小贝克眨了眨眼睛,“嘘……当个背后控制的金融大鳄不好吗?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张大人,如果对付西班牙的话,我可以帮忙联系一下亚力山大船长,他带了一支舰队也在附近做适应性训练,可能会在霹雳或者巴达维亚停靠补给。”

  “暂时还不需要,西班牙人如果继续无视咱们的警告,我们再想其他方法应对。”张明启其实有些担心,本年度的计划很多,不仅仅有大陆任务,还有英荷海战的观摩任务,要是再跟西班牙起冲突,很可能会把南洋刚建立起来的基本盘全部丢失,但是如果不管不顾,又怕西班牙人会得寸进尺。

  小贝克等张明启处理完毕,把自己想取钱的想法跟张明启说了一下,“这笔钱不必一起取完,我知道对银行压力很大,可以盘桓一个月,张大人,我这边确实压力很大。”

  “悉尼银行每日限制取款五千元,用不着一个月,我帮你签了。”张明启笑嘻嘻地拿出笺条,“小贝克,你有这么多钱,愿不愿意跟我做一笔生意,保准你发财。”

  小贝克两眼放光,“求之不得啊!张大人,只要有机会。”

  “我们准备在霹雳建一个船胎建造厂,咱们澳洲没有足够的阴干木材,但是暹罗跟安南有很多,譬如一艘三桅纵帆船,我们在霹雳只制造船体,然后拉到潘家角进行改造,这样我们既节省了人力,又可以防止技术泄露。”

  “船厂投资可大了,我这几万块进去可能连听个响都不成。”

  “你可以帮我们收购阴干木材啊!”张明启给他分析了下,“你有多少我们收多少,肯定不会亏本的。”

  “容我回去考虑下……”小贝克心里估摸着算了下,这个生意利润率不高,但是保底,不会像在吕宋一样血本无归,可以配置一些。

  两人说话间,却见孙怡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张大人,琉球赵大人派了紧急来使,原来一直跟在你后边,但是没跟上,说是跟西班牙人有关。”

  “西班牙人!”张明启吃了一惊,说什么来什么……一股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新世界札记

  新世界札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