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弃神位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银河一线天,血雾萦绕。

  映着暗淡的星辉,一道血淋的人影,提着一把染血的神刀,摇摇晃晃而行,站都站不稳了。

  他,可不正是修罗天尊吗

  昨夜天庭围杀,他可谓九死一生,杀是杀出来了,却仅剩半条命,未恢复巅峰战力,反倒又添了新伤。

  清风拂来,他摇曳的身形,终是倒了下去。

  “天尊。”

  月心一步踏出铜炉,将其托住。

  一同出来的,还是司命他们,一路的逃亡,逃到了上下两界的交界处。

  奈何,入上仙界,必经南天门,而去散仙界,自也一样。

  虽能隔着银河望见散仙界,却是过不去,无数岁月,无数大能曾尝试,都跨不过那道银河,有神秘力量阻挡,便如一道天堑,难以逾越。

  “无碍。”

  修罗天尊疲惫一笑,许是太累,歪倒在了月心怀中,暗淡的眸子,眼皮在大家,直欲睡去。

  多少年了,自他来这个宇宙,第一次觉得这般安逸,在心神恍惚中,又将月心,当做了赵云的妻。

  那个瞎眼的女子,很温柔,很善良。

  月心不语,轻轻拨开了天尊凌乱的发丝,拂着他染血的脸庞,欲替他抹去所有的殇。

  这个看似不着调的修罗天尊,实则,也蒙满了岁月的灰尘,藏着一段古老的故事。

  司命他们,都未闲着,围着修罗天尊替他抹灭着杀机,如天尊这等级别,伤痕并不棘手,棘手的杀机,还在他体内作乱,欲击灭他的道根。

  “叶辰哪快点儿回来吧俺们撑不住了。”

  太白一边给天尊疗伤,一边唧唧歪歪。

  准确说,是天尊撑不住了,他们这些战五渣,非但帮不上忙,而还是累赘。

  若非天尊一路冲杀,他们多半已在诛仙台,等着砍头呢

  “搞不好,他也在被天庭追杀。”太乙沉吟道,“天庭能寻到我们,多半也能寻到他,暗中必有高人为天兵天将指路。”

  “天庭卧虎藏龙,能人颇多,必能锁定我等的位置。”司命星君捋了胡须。

  不多久,天尊脸色多了一抹红润,稳稳坐起,随手抓了一把丹药塞入了口中,杀机虽被抹灭了,可气血依旧萎靡,伤本来就没完全复原,加上一路血战,伤上加伤了。

  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若在全盛状态,也不至于伤的这般惨。

  轰轰隆隆

  说话间,又闻轰隆声。

  遥望远方,云雾滚滚,杀气汹涌,金戈铁马声,震颤八荒,那是天庭的战车,每一辆上,都立着一尊仙君,天兵天将更是无数,如漆黑的汪洋,掩了乾坤,一路吞天纳地而来。

  “属狗的吧”

  太白暗骂,豁的起了身。

  自叶辰走后,他们逃亡的一路,基本都是这般过来的,每每杀出了重围,每每甩掉追兵,用不了多久,便又被寻到,一找一个准儿。

  “有人暗自推演。”天尊淡道,已拎着神刀起身,望着天边,眸中闪烁着明暗不定的光。

  “可惜叶辰不在。”

  法轮王深吸一口气,知道叶辰传承周天演化,也是集推演之大成者,若有他在此,必能隔绝窥看。

  “有神位者,交出神位。”天尊伸了手。

  “天尊的意思,暗中有人用我等神位推演”太乙挑眉道,还是交出了自个神位。

  所谓神位,其实就是一个牌位,跟亡者的灵位,还有点儿像。

  “吾懂了,必有人推演我等神位,以此来定位。”司命沉吟道,也交了神位。

  “靠谱。”太乙也麻溜。

  待收了神位,天尊一个甩手,丢入了银河中。

  一次次被围,一次次被精确的寻到位置,没有端倪才怪。

  至于破绽,必是神位了,凭神位追踪,纵逃到天涯海角,天庭一样寻的到。

  “我的神位啊”太白一阵心疼,其内融了不少功德,这般被丢,着实不舍得。

  “神位重要,还是命重要。”

  “神位嗯命。”

  “走了。”天尊一语,一个拂手,又见众人塞入铜炉,蒙了一件黑袍,转瞬不见。

  不多时,乌泱泱的天兵天将,自三方杀到了,如仙君们,各个都在挠头,左瞅右看,未见半个人影。

  “该死,竟丢了神位。”

  一个手握八卦盘的老者,走出了人群,立身银河前,老眸微眯成线,似能从徜徉的银河中,寻到已沉入河底的神牌。

  的确,如天尊所料,他们是以神牌定位,不然,上仙界这般大,哪那么容易寻到人。

  这下好了,神位被丢,再想找人,那得从长计议了。

  不周山。

  叶辰又活蹦乱跳,重走了一遍乌黑树林。

  乾坤时刻在变,已不知第几次重游了,探宝的修士习惯了,他也习惯了,来回的遛弯儿。

  得了凤凰花,他本想离去的,但听到天书的天音,还是多待几日较好,得把那无字天书搞到,以借法送回大楚。

  届时,纵道祖苏醒,再想要回也没辙了。

  他家的老九,有三部天书,加上这一部,必能得一场造化。

  说到借法,他不止一次仰看苍缈,望不穿乾坤,也不知天界与人界的屏障,是否还在。

  不过,纵是屏障小消散,这不周山,多半也是屏蔽借法的。

  咔嚓

  正走间,他顺手敲碎了一块石头,其碎石中,拎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神铁,甚是斑驳,并不精纯,需炼化才能得其精粹。

  “宝物交出,允你安生离去。”

  幽冷枯寂的话语,蓦然响起。

  话还未落,便见一道人影显化真身,蒙着一件黑袍,更有遮掩秘术,不见其尊荣,却见两双眸子,泛着阴森的光。

  这是一尊准帝,且是准帝巅峰,也是来探宝的,瞅见修为弱的,顺便还会打个劫。

  而叶辰,就是那个修为弱的,一个一重天小准帝,一巴掌的事儿,白捡的宝贝,为嘛不要。

  “不给。”

  叶辰踹了神铁,对着棍子哈了一口气,完事儿,还用衣袖擦拭了一下,杀人越货的事儿,他是经常干的,不差这一个。

  瞧见棍子,黑袍准帝双目一眯,似是认得,或者说,挨过这棍子一顿锤。

  “你是叶辰”

  看着看着,黑袍准帝大惊失色,猛地退了一步。

  没错,他认得定海神针,而定海神针的主人,他也是知道的,几千万大军都未捉住他,何等的尿性。

  不成想,天庭满天界追杀的人,竟在不周山。

  而且,还让他给撞见了。

  “别怕,一棍就好。”

  叶辰笑了,笑的露了两排雪白的牙齿,看似笑的贼灿烂,但落在黑袍准帝眼中,就有点儿瘆人了。

  没有多想,黑袍准帝转身便遁,四大仙尊都拿不下的人,他这准帝巅峰,也远不够看。

  “哪走。”

  叶辰身如鬼魅,一步追上,一棍子抡了下去。

  哇酸爽

  黑袍准帝当场跪了,脑瓜子血骨横飞,差点儿被打灭了,还未等稳住身形,上百道封印,已加持在他身上,封的死死的。

  “饶命,饶命。”

  怂了,这货怂了,哪还有先前高高在上的姿态,脸色煞白无比,老躯也忍不住的颤,心灵战栗。

  “我认得你,还找我炼过丹。”

  叶辰伸了铁棍,挑飞了黑袍准帝的黑袍,是个熟面孔,往日没少往他紫薇道府跑,见面都是乐呵呵的。

  “星君饶命。”黑袍准帝满脸惊恐。

  “外界如何了。”

  叶辰一边问着,一边把手,伸进了黑袍准帝的体内小世界,啥个天石,啥个丹药,啥个法器,但凡能拿出来的,一样不落,都挪到了自个的小世界。

  打劫他人,也要做好被打劫的准备。

  “不不知。”

  黑袍准帝语气颤巍巍的,哪还在乎什么宝贝,比起小命儿,钱财都是身外物,没了可以再挣,挣不着可以去偷,偷不来可以去抢,前提是,有命在。

  “这般不听话,找敲啊”叶辰拎着铁棍,磅磅磅的给人来了三下,差点儿给人打爆了。

  “真真不知。”黑袍准帝忙慌叫冤,“先前奉命搜寻,路过不周山,才进来一观,已在此处,待了多日。”

  叶辰听的了然,很明显,这货在他之前,便已进了不周山。

  就是不知殷明得知,会是啥个表情。

  派你们找叶辰,都特么不听话,懒散的懒散,闲逛的闲逛,竟还有跑不周山找宝贝的,活该你丫的被抢。

  “星君,饶饶命。”

  “好说。”

  叶辰笑着,一道仙光射入黑袍准帝神海,抹掉了他的记忆,而后打懵了过去,并非杀他。

  做完这些,他才扛着铁棍,直奔最深处。

  轰砰轰

  夜里的不周山,并不宁静,轰隆声此起彼伏,乃大战的波动。

  无需去看,便知探宝的修士,多半寻到了宝贝,也多半遭遇了邪灵,也或许,是探宝者之间自相残杀,反正就是热闹,血腥气飘飞。

  又过一日,叶辰才停下,立身一座山巅,极尽眺望。

  转悠了这么久,是越转越晕了,都不知那是出去的路了,时刻在变的乾坤,把不周山,搞的像一座迷踪阵。

  他这一路走来,所见的探宝者,也多是如此,故地重游者,比比皆是。

  怪只怪,他们走的太深,越往深处,乾坤变动的便越厉害。

  甚至于,走着走着,因乾坤变动,人就没了,不知被挪到了何处。

  又是那个山崖,叶辰把那口倒挂的铜棺,拽了上来。

  待掀开棺盖,里面除了一具早已风华的骸骨,便再无其他,连个陪葬品都没,或者说,陪葬品曾经是有的,只不过,都被探宝者给拿走了,完事儿,铜棺又给人挂在悬崖了。

  叶辰也不例外,从哪拽上来的,便又挂回了哪。

  “傻逼,都说了不来这鬼地方,你丫的非要来。”

  “看,出不去了吧”

  “我去你姥姥的,你拽老夫进来的。”

  “是吗”

  咋咋呼呼的声音,蓦的响起,惹得叶辰侧眸,能隔着阴黑云雾,望见两道人影。

  大眼一瞅,嘿熟人。

  乃水德星君和火德星君,一路走一路骂,八成也是被派去找叶辰的,找着找着,就找到不周山了。

  叶辰深吸了一口气,天庭真是养了一窝儿活宝啊各个都在阴奉阳违,哪一个是真正办事儿的。

  不是吹,莫说没找着叶辰,纵是找着了,也会装作看不见。

  走走过场嘛何必当真呢

  “诶有口棺材。”

  俩人嘀嘀咕咕,也爬上了悬崖,远远便瞧见了悬崖边上,还杵着一个人,蒙着黑袍,看不清真容。

  “那人先寻到的,明抢不合适吧”

  “准帝一重,咱俩能打过。”

  “阿嚏”

  两人说着,叶辰突的打了一个喷嚏,霸气侧漏的。

  回头再看,已不见水德星君和火德星君。

  那俩货,跑的比兔子还快,怂的也是毫无征兆,被叶辰一个喷嚏,惊得差点儿尿了。

  “当年借法时,你俩没这么怂啊”

  看着来人飞奔的背影,叶辰不免唏嘘,就这胆量,都不知咋做上星君的,开遁的本事倒是一流。

  自那方收眸,叶辰便要踏下悬崖。

  然,未等脚掌落下,便见不周山深处,有异彩喷薄,而那缥缈的大道天音,又一次响起。

  叶辰眸光璀璨,锁定了那一方,脚掌终是落下了。

  轰

  而后,便闻轰隆声,他是一步踏出了不假,倒是忘了不周山压制,无法飞天,这一步直接踩空了,将一座岩石,砸的崩塌。

  “啧啧,看着都疼。”

  “打老远便瞧见山崖杵着一个人,不成想,是寻短见。”

  “这摔的够惨。”

  有路过的仙家,啧舌不已,一副看戏的姿态。

  叶辰无视,自碎石中爬出,直奔那个方向,摔了一下,腿脚更麻溜了,看的众人挑眉,很抗摔嘛

  另一方,叶辰已消失。

  这一次,他目标极为精确,不周山的乾坤在变,他的推演也在变,锁定了那个位置。

  啊

  还是那道凄厉的惨叫,自带王八之气。

  叶辰听的挑眉,因那声惨叫,便传自无字天书的方向,让人不觉以为,天书和那声惨叫的人,是在一块待着的。

  至于为嘛惨叫,那得到了才能瞧

  武道神帝叶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