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不能这么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m.dushu60.com请收藏

  进了小楼,林丽雅说:“你先喝点儿东西,我换个衣服洗洗。”

  对这个漂亮年轻的小师娘,我心中的感觉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陈昌济过去在我心中是高大的形象,完美的品德,由于也发现了我的弱点,又体会到了林丽雅心中的苦闷,又有两次说不清道不白的交往,让我感到这同样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并且也是有着个人需要的女人,从内心里和这个女人的感情就拉近了。

  我发现林丽雅用喜滋滋的眼光看着自己,心中颤动了一下,马上问:“林老师,事情是这样的。我上次到省城来,跟孙杨经理已经签订了合同,本来定在这两天,孙杨的古建筑维修公司,就开赴到大岭镇,施工就全面展开了,但现在出现了新问题,我们大岭镇的领导班子出现大动荡,李贵富下台了,乔凤凯上吊自杀了,新上一个叫蓝长利的,他让孙杨的施工队把价格控制在一千五百万以内,这个价格完全是不能接受的,他这么做的原因,也就是搞名堂,现在县里进入一个根本就不懂得古建筑维修的临时拼凑的施工队,我们绝不能让这样破烂施工队修古建筑,那样我们精心保护的古建筑就要被他们糟蹋了。”

  林丽雅腾地站起身说:“我从来就对乡镇这一级领导干部不相信,这些人就是唯利是图,目光短浅,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古建筑的重要性。周凯天,你这么做真是太让我高兴了,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我看你是成熟了。你又一次立功了。你等一下,我现在就跟在国外的陈教授联系,他介绍我们去见韩副厅长。”

  林丽雅立刻跟陈昌济取得了联系,林丽雅说了情况,陈昌济也表示非常气愤,直接跟韩副厅长取得联系后,让我们第二天早晨到韩副厅长办公室去汇报情况。

  蓝长利没在镇里,云姐也能控制住镇里的局势,宋宝华也害怕我这个愣头青,也就不敢在两天之内开工。我的心里也就安静了下来。

  林丽雅说:“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找韩副厅长,今天晚上你还有什么安排吗?”

  我说:“我先找个宾馆住下,明天早上我们在省,大楼门前见面。”

  林丽雅嗔怪地说:“这是你的老师家,你住在这里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我们明天早晨就可以直接到省,大楼,你坐着。我给你包饺子吃。”

  我说:“林老师,你包的饺子可真是好吃啊。”

  林丽雅笑着说:“我就知道你喜欢吃我包的饺子,那就在这里等着吧。”

  林丽雅进厨房去包饺子去了,我虽然不准备住在这里,但在这里吃完饺子再离开,时间也完全来得及。

  我找了本书翻阅起来,这是林丽雅看的书,是一本故宫博物院新近出版的清朝建筑方面的书籍,作者中就有陈昌济,陈昌济对古代的建筑,尤其对清朝时期的建筑的确有着独到的见解,这是跟我做过大的调查研究有关。

  我正在津津有味的读着,忽然,从厨房里传来林丽雅的一声惊叫,我吓了一跳,马上扔下书,立刻奔到厨房,就看到林丽雅的手渗出了殷红的血迹,一把菜刀和一块冻肉在菜板上,我就知道,这是切冻肉的时候刀一滑就切到了手上。我忙问:“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让我看看。”

  林丽雅眼巴巴地看着我,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真是没用啊。”我说:“林老师,你也不是干这个的女人,这让我真是不好意思。”

  我拉过林丽雅的手,那小手真是好看极了了,柔柔的样子,就跟美玉做成的艺术品,在手指肚上有一道小刀口,从刀口上往外流着鲜血,好在刀口不大,也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我还是一阵心疼,林丽雅看着我说:“你看,这饺子也包不成了。那我们就只好出去吃吧。”我说:“那也要先把你的刀口处理一下。有没有创可贴之类的东西?”林丽雅说:“客厅的书桌里有急救包,你去找来给我包扎一下吧。”

  抹上了红药水儿,又包上纱布,我说:“这都怪我,也怪你包的饺子太好吃了。”

  林丽雅嗔怪地说:“净瞎说。这怎么能怪你?都是我一着急,肉还没有完全化开我就着急切。行了,家里的饺子你是吃不上了,那我们就出去转转,大桥下面有一家饺子馆还是不错的。”

  我说:“林老师,也不是非要吃饺子不可。那就这样,你就在家休息吧,我出去找个宾馆随便住下,看到什么我就随便吃点,明天早晨咱们在省,大楼门口见面。明天这件事儿才是真正重要的。”

  林丽雅不高兴地说:“凯天,你什么意思啊?在这大晚上的,我好容易有点兴趣儿出去吃点儿什么,你还说这样的话来打击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让女人高兴。我可警告你,我不单单是你的老师,更不仅仅是你的师母,我更是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年轻女人,有的时候我也是怕寂寞的,人的一生并不光有事业,当崇拜一个人的心劲儿过去之后,那种失落感是没人能够理解的。我希望你今天不要说让我不高兴的话。”

  林丽雅说着,又有那双清亮的眼睛看着我,我的心早就荡漾起来,我舍不得让任何一个我喜欢的女人心里不享受,就说:“林老师,那我们就出去吃饺子,也在松花江大桥上兜兜风,我还记着你领着我们这些姑娘小子,在松花江大桥上夜晚兜风的情景。”

  林丽雅说:“可你们早就大学毕业各奔东西了,而我只能守在学校里一辈子,也就只能老死田园了。你等一下,我去换衣服。记住了啊。”

  林丽雅说着,又在我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走进了里间,过了一会走出来,身穿一件乳白色的风衣,把发打开,那头发真是迷人,我艳羡着说:“林老师,你真是美。”

  林丽雅得意地说:“美吗?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跟美人在一起吗?今天就让你看看你你的老师有多美。”

  夜晚的松花江边,充满着梦幻般的感觉,在那家饺子馆吃了饭又喝了些酒,林字颖的身子轻柔的像是要飘起来,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儿,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到江桥上漫步,看看夜晚的松花江的波涛,前些日子看电视剧,夜色下的哈尔滨,我就想到江桥上走一走,看看夜色中的松花江,可身边没有人陪着,我的心里就非常失望,今天我终于抓到了一个人,哈哈。”

  我也被林丽雅的情绪感染着,说:“好啊,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夜晚。”

  两个人上了松花江大桥,江桥下面,黛色的波涛缓缓流动着,清凉的晚风,从江面上缓缓地刮过来,把林字颖的秀发吹得飘动起来,乳白色风衣的下摆飞舞,就像迎风飘动的旗帜,让我心情一阵舒畅。

  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拿出手机来一看,竟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多半都是孙杨打来的,还有云姐,有一个居然是梁凤玉打来的,但现在时间太晚,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就发条信息过去:刚才跟大学老师一起,没听到手机响,不方便就不用回。我在省城办事。

  刚发过去,梁凤玉立刻打来电话:“周凯天,我知道你在省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副厅长连夜把你唐大哥叫到省城去,说是大岭镇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跟什么古建筑的保护有关系。”

  我大惊失色地说:“姐,韩副厅长把唐大哥连夜叫到省城,还是大岭镇古建筑的事?我明天的确是要见韩副厅长,汇报大岭镇古建筑的事,可这跟唐大哥没关系呀?省里下拨的一千万资金就是韩副厅长同意的,我对大岭镇的古建筑的保护也非常重视,所以我才到省城来向我汇报情况。”

  梁凤玉说:“大岭镇的班子对古建筑的保护力度不够,这也用不着惊动韩副厅长和你唐大哥呀,这样的问题,在你们县就可以解决,周凯天,我感到你是不是把这件事情整大了?”我说:“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样子,但是你打这个电话很重要,我明天早晨很有可能在韩副厅长的办公室,还能见到唐领导。”

  梁凤玉说:“我只是告诉你一声,你们大岭镇的事已经惊动了省市领导,你面对我们要有一个充分的心理准备,你绝对不要带着个人的感情,从个人的角度向省市领导汇报工作,你一定要站在一个高度,让省市领导知道你这次到省里汇报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然你就给把这件事办砸了,即使韩副厅长支池你,市里和县里也会对你造成很不利的印象。你唐大哥都说,你这小子搞什么名堂。”

  我急切地说:“姐,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儿我也没想惊动唐领导唐大哥。因为这件事我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我到市里找我只会给我增加麻烦,韩副厅长是省里主管的主管领导,跟我的老师陈昌济也有一定的关系,我是从这个方面去省里跟我汇报情况的,我可真一点越权汇报的心思都没有啊。”

  梁凤玉说:“如果是这样,那么你做的也对,你唐大哥早就跟你说过,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到丰颍市来找我,你也可以直接来见我。这件事对你也是个经验教训,我只是跟你说说这里的情况,明天韩副厅长如果能见你,你一定要有一个充分的准备,别毛了毛躁的,要通过这个机会让领导对你有个好印象,包括你的唐大哥。好了,就这样吧。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说。”挂了电话。

  时间已经不早,我在为是不是给孙杨回电话而犹豫不决,孙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孙杨语气里略带不满的说:“周凯天,你去林老师家怎么用了这么时间?你这一晚上到底干什么。我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你为什么都不接?真是莫名其妙。”

  我的心里有愧,就说:“我上次到省城来办事儿,有个叫耿强的帮了我的大忙,我总要去感谢人家一下不是?那饭店太乱,我们两个人又喝酒,好多电话我都没接,回到宾馆住下来,我拿出手机一看,你打了这么多电话,我还正在犹豫,这个时候给你打回去是不是太晚了。”

  我也在为自己的撒谎感到欣慰,这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需要费多大的心机才能圆乎过去。

  果然,这谎话就把孙杨给欺骗了,孙杨说:“你说这么关键的时候你还去喝酒。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回,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时间晚不晚吗?你可别养成机关干部那种无所事事,无所用心的臭毛病。”

  我说:“好的,孙总,你的告诫我记住了,还有什么吩咐吗?”孙杨说:“你住在哪里,我有件事要当面跟你说。”

  我说:“时间是不是太晚了?你想过来的话,就到我宾馆来罢。”

  孙杨说:“这么晚了,我到你宾馆的房间里不合适,你住的宾馆里,有没有酒吧之类的地方,我们在那里见面吧。”

  我说:“我住在果戈里大街凯旋宾馆,楼下有一个酒吧,我在一楼的酒吧间等着你。”

  孙杨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我想,也不知道孙杨来见自己要干什么,但大岭古建筑的发现和保存维修,的确让有识之士感到欣慰,在这到处都是水泥建筑的时代,发现一个真正的历史遗迹,那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孙杨作为古建筑保护和维护工人员,更知道这里的价值。这要比一些,官员只知道自己升迁,搞利益输送要正义的多。

  正要出门见孙杨,就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我奇怪,总不能孙杨这么快就到了吧,再说孙杨也不知道我住的房间。我走过去,没有马上开门,问:“是谁呀?”

  门外传来一个语调生硬,但声音非常好听的女子的声音:“您好,您是周先生吗,允许我进来陪你聊聊天吗?”

  我一愣,心里琢磨着,说这样语调的女孩儿到底是哪里的人,我忽然笑了,一定是子的女孩儿,宾阳市这个离俄罗斯很近的远东大都市,一百年前这里又叫做东方莫斯科,有很多俄罗斯的历史遗迹,宾阳市现在也有很多漂亮的俄罗斯姑娘,都喜欢到这里学习,生活和发展。

  既然是俄罗斯女孩,那就一定是非常漂亮的,我就想看看这俄罗斯女孩儿到底有多么的漂亮,打来门,我眼前一亮,门外果然站在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窈窕,皮肤雪白,美丽的无法形容的漂亮女孩儿,那女孩首先自我介绍说:“我叫尤丽雅,是来自乌克兰的女孩儿,在这里留学,我在读大学的间隙,出来练习汉语,结交一些中国朋友,也顺便挣点外快。我不强迫你。”

  我想,乌克兰这个国家命运多舛,目前还在经历着战火,这个尤利娅远离家乡,到宾阳来留学,也让人敬佩,就笑着说:“尤利娅,你的汉语说得很好啊,你来这里有多时间了?”尤利娅说:“我来这里一年两个月零十二天,你就让我在门外跟你说话吗?”

  我倒也很想跟这个美丽的乌克兰女孩儿多攀谈几句,但孙杨马上就到,我说:“我现在下楼去见个朋友,你如果愿意的话,一个多小时之后,你可以在敲我的门,我们可以聊聊天,我也可以给你付费用。尤利娅,你真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儿。”

  尤利娅对我的应诺很满意,脸上更是浮现出灿烂的笑容,说:“我更喜欢像您这样的高大男人,很像我们欧洲男人那样的威武雄壮,亚洲男人威武雄壮的并不多。那好,你下楼去见朋友。我一个小时之后,一定准时在你房间的门口。尤利娅对我微微地鞠一躬,然后扭着好看的腰肢,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